球迷拯救“河南建業”

2021年01月12日08:10

來源:中國青年報

  球迷拯救“河南建業”

  “元旦都沒過好,一直憋着氣。河南建業,河南球迷和全國球迷一起叫了快30年的名字,融進我們球迷血液裏的名字,別管成績怎麼樣,這4個字就是我們最親的足球信仰。現在中國足協説不改不行,是不是太不拿球迷的感情當回事兒了?”河南球迷組織“建業紅魔”一位骨幹成員小偉告訴記者,如果這個月等不來理想的協調結果,他們還會集思廣益,努力通過各種合適的渠道,來爭取屬於他們的“正當利益”:“要知道和那些經常變來變去的足協政策相比,‘河南建業’可是全國獨一份從1994年職業聯賽開始到現在26年沒變過名字和主贊助商的。堅守了26年的‘河南建業’不就是中國足球最需要的文化和傳承嗎?非要攔腰斬斷嗎?《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》裏面説得很清楚,‘鼓勵具備條件的俱樂部逐步實現名稱的非企業化’,為什麼中國足協要一刀切?”

  小偉的問題,其實不難回答。讓球迷無論如何想不通的,是這支哺育了數以百萬計球迷的中原球隊,自誕生之日起26年沒變過的名字,為什麼必須要改?同樣的問題不僅僅困擾着河南球迷,北京中赫國安足球俱樂部正在爭分奪秒搶救“國安”兩個字——數量眾多的北京球迷的訴求非常簡單“‘北京國安’4個字叫了26年,不能改”。

  “俱樂部名稱不能再帶商業元素”的改名原則,是在2020年12月中旬的中超工作會議上確定的,其核心內容,是新賽季(2021賽季)職業聯賽俱樂部名稱中不得含有俱樂部任何股東、關聯方或控制人字號、商號或品牌名稱(包括名稱相似或近似漢字詞組,非營利性法人教育機構除外)。中國足協規定,各俱樂部應不晚於2020年12月31日將經工商部門初步核准的擬用名稱、俱樂部所有股東營業執照複印件、俱樂部股東隸屬及下屬企業名稱、工商營業執照編號等相關材料報中國足協競賽部審核。

  2020年12月31日19時,河南建業足球俱樂部股份有限公司在社交媒體發佈公告,稱“河南建業足球俱樂部股份有限公司”擬更名為“洛陽龍門足球俱樂部股份有限公司”——儘管球隊從鄭州遷至洛陽會在俱樂部運營層面得到更多權益保障,但一石激起千層浪,數以百萬計的忠誠的河南球迷還是在2020年最後一天晚上“氣炸了肺”,僅僅15分鐘之後,河南建業死忠球迷組織“北看台青年團”便在社交媒體上宣佈解散:“青春已死,北看台青年團自即日起解散。”因此2020年12月31日對於中國足壇多傢俱樂部來説“真是百感交集的一天”。

  河南球迷的傷心、困惑很快匯聚在一起,“河南球迷非常單純,我們不能失去‘河南建業’這個名字。”小偉説。

  為了保留老名字,河南幾乎所有的球迷組織都聯合起來。“建業紅魔”是一個規模中等的球迷組織,他們的“主場”是球門後面的“曲線看台”——形成規模的球迷組織幾乎都有自己的固定看台——每個賽季都有大約500名屬於“建業紅魔”的鐵桿球迷購買俱樂部套票,“鄭州球迷多一些,但開封、新鄉、焦作、許昌、安陽、洛陽的球迷也不少,我們每個賽季還集資做一些紀念品,也組織一些活動來增加凝聚力,是‘河南建業’把我們攏在一起的。”

  從2021年1月1日開始,河南的球迷組織聯合發起“N×24小時堅守河南建業”行動,河南多個城市的地標性建築廣告區域都可以看到球迷製作的“守護吾愛 河南建業”大幅海報,而沒有户外大屏資源的幾位安陽中學生,也在球場上舉起了“河南建業”的海報……

  “有人説我們河南球迷愛説大話,説俱樂部經營困難導致改名字怪我們球迷不花錢買俱樂部的產品,這屬於典型的不瞭解情況的外行言論。第一,中國足球職業聯賽,裏面的商業模式很差,這不是球迷不消費造成的,沒有任何一傢俱樂部能把球迷的消費當成主要收入來源,電視轉播版權收入和聯盟分紅才是;第二,我們球迷很多年前就討論過能不能用經濟手段來幫助俱樂部,就像一些歐洲俱樂部一樣實行會員制,但目前的政策不允許,俱樂部不能搞會員制;第三,我們對‘河南建業’這4個字的感情,絕對不能用錢來衡量,如果這只是錢的問題,那反而好辦了。”河南球迷小紀留學回國現在上海一家外企工作,他説無論身在何處,自己都會和所有河南球迷一起並肩戰鬥,“就為留下‘河南建業’4個字”,“球隊換不換主場我們不是很在乎,但換名字這事兒,絕對應該先尊重老俱樂部和老球迷的意見。這不是給我們開後門,堅持快30年的俱樂部投資人跟剛進足壇幾年的俱樂部投資人,怎麼能強制他們在這件事兒上執行同樣標準呢?球隊背後球迷的感情,總得有人管吧。”

  本報北京1月11日電

  中青報·中青網記者 郭劍 

編輯:梁倩文

我來説兩句 0條評論 0人蔘與,